被遗落在马来西亚的贝克汉姆 - 李锦强 Lee Kam Kian

Saturday, November 29, 2008

马华丹绒比艾区会终身学习中心的短片

video

马华丹绒比艾区会终身学习中心的短片,

尝试篇!

Monday, November 24, 2008

恭喜佳助!





恭喜!!!
马华丹绒比艾区会副秘书

马华北干那那阳光花园支会主席
马华丹绒比艾区会终身学习中心执行长
林佳助被委任
柔佛州分团非政府组织联谊局副局长。

虽然我们在区团改选的时候,
被一些不良的人士打压,
而完全放弃竞选区团的任何职位。

但有能力的人,
才华总是不会被埋没的,
只要遇到有鉴赏能力的人,
就会被委以重任,
得以发挥其才能。

我相信以佳助的能力,
绝对会让外人信服振德大哥和乃顺大哥
这个明智的决定。


佳助,

你是我们阳光花园支会,

也是我们终身学习中心的骄傲。

加油!!!





Saturday, November 22, 2008

大盗公司


大盗公司,
顾名思义,就是一间专门盗窃的公司,
盗窃的对象,不管男女老幼,
只要你在他的地方出现,
一定要给过路费,
不然你就麻烦了。

突然有一天,
大盗公司的头目良心发现,
觉得做了大盗这么多年,
盗了很多人民的血汗钱,
也勒索了很多政府的税收。

是应该做点善事了,
他想了很久,终于让他想到一个绝世好点子,
就是凡是晚上经过他的地盘的人,
都会得到特别的优待,
那就是只需交出身上90%的钱,
就能全身而退,不会让你口袋空空。

所以,大盗公司就大事宣传,
宣传这个利民利国的大优惠。
当然,人民的反应当然是很愤怒啊!

大盗公司的发言人,
在知道了人民的反应后非常的讶异。
他讶异为什么人民一点都不感激大盗公司,
反而责怪大盗公司。

他说:平时我们可是把你们盗的清光,
现在还留下10%的钱给你们上路,
而且是在最危险的时间给与优惠,
你们真的是没一点感激之心的咧。

纵观大盗公司的理论,
完全都是人民的错,
完全都是人民没有感激之心,
完全都是人民的要求太多了。

所以,人民啊!
你们要感激大盗公司啊!




Friday, November 21, 2008

林佳助主题曲

video

我的外甥,黄国翔。

他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

创出了“林佳助”的主题曲。

完全是他自己的概念,

当他第一次唱出来时,

我们都笑翻了天。

这么好听的歌,

决定让大家分享。

魔音灌耳

video

郑重申明,

胆小的朋友,请不要观赏这个短片。

这个短片的重点,

不是在跳舞的Dennis,

也不是火辣的西班牙舞者,

而是在一旁发出极度恐怖笑声阿赖!

Thursday, November 20, 2008

贸工部违反禁令,拉菲达侄女婿获AP进口汽车

人民公正党鹅麦国会议员阿兹敏揭露,
贸工部公然违反政府政策,
继续发出汽车入口准证(AP)给没有陈列室的私人公司,
而且公司股东就是前贸工部长拉菲达的侄女婿。

更甚的是,拉菲达的侄女与夫婿两人早在2004年开始就通过另一家公司获得准证,
此事在媒体曝光后饱受抨击,但是贸工部至今依然不避嫌。

阿兹敏表示,贸工部在2005年成立一个检讨汽车入口准证政策的委员会,
该委员会决定不再发出经销权汽车入口准证(Franchise AP)给任何人,
但是时任贸工部秘书长西迪哈山(Mohd Sidek Hassan)
却在隔年违令发出福士伟根汽车的经销权入口准证给Autostadt私人有限公司。

Autostadt无陈列室不符条件阿兹敏指出,
Autostadt其中一名股东是祖基菲里(Zulkifli Ishak),
其妻子安妮(Annie Tajul Arus)就是前贸工部长拉菲达的侄女。

他指称,Autostadt并没有任何陈列室,完全不符合获得准证的条件。
目前西迪哈山已升级为政府首席秘书,贸工部长也在308大选后改由慕尤丁出任。


Tuesday, November 18, 2008

非骂不可的秀环!

昨天从佳助那得知,
我们的朋友—秀环,发生车祸,
还好只是车有事,人没事。

过后打电话去了解后,
第一时间就骂了她。

发生车祸,我不但不安慰她,
反而骂她,我是不是太没良心了点?
但是这个家伙,真得不骂不行。

他和他的男朋友,
驾驶着马来西亚的骄傲之一,ViVa,
在南北大道上,
他竟然叫他的男朋友,
没下雨就可以驾130km/j,
有下雨就驾慢一点,
真的只是一点咯,下雨就驾110km/j。

驾驶着这么轻,这么不牢固的车,
竟然驾这么快,下雨还驾110km/j。
结果他的男朋友还真的在下雨天,
笨得那么可爱,听她的话驾110km/j。
结果不用说,就这样出事了。

下着大雨,路上有积水,
就算是好的车,也难保不会发生车祸,
更何况是ViVa。

所以,可以不骂吗?




Monday, November 17, 2008

黑心钱!


从吉隆坡回来后,一直生病,
头晕,头痛,发热,咳嗽,喉咙痛,
一直到今天都还没好。

终身学习中心最近在搞招生活动,
还有一些选区内的事务,
忙着做事,也忙着生病,
所以,好多天没写部落了。

今天看了佳助的最新一篇部落,
突然让我想起两年前我们加入马华的时候。

我们加入马华,
除了希望有个平台,能够帮助家乡的人民,
也希望能够扩大人脉,寻求更多的发展机会。

但是,我们却坚持一个信念,
那就是做个有良心的马华党员。

我们知道,政府每年都有不少的工程,
有的是一定要给马来人公司承包,
有的是可以让给华人公司竞标的。

每一项工程所得到的款项,
只要依照原本的蓝图进行,
肯定是已经能够得到利润了,
可能是10%,可能是20%,
不管多少,肯定是有利润的。

但若是嫌赚得少,
硬生生把利润提高到50%,
那么只好偷工减料了,
反正偷工减料后,建筑损坏得更快,
那么就可以再要求拨款,
再赚一次。

又或者是在一项工程在估价时,
就运用一些手段,让自己肯定得标,
所以,就把价钱开得比市价高出几倍。

这两种黑心钱,
是我们加入马华时,
发誓绝对是不会去赚的,
所以,我们非常的看不起这两种人。

不管你在区会是什么职位,
不管你在区团是什么职位,
不管你是多么的厉害演戏,
不管你是多么的厉害扮可怜,
不管你是多么的厉害污蔑摸黑,
不管你是多么的满口仁义道德,
只要你是有赚这种黑心钱的同志,
我就是看不起你,
我就是鄙视你。

看了佳助那篇政治问题后,
我想我应该是要移民去火星了。



Tuesday, November 11, 2008

阿赖结婚之旅(part 5)

还记得上个星期三,我因为终身学习中心的事务,到了KUKUP的启蒙小学。我必须用步行的方式,走一段很长的路,因为腿伤,我称之为《最辛苦的一天》。

但若是与这一次相比,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6pm,大家决定先去Sungai Wang,后再去茨场街。所以,就往Bukit Nanas的Station Monorail走去。从Crown Regency 到Station Monorail Bukit Nanas,距离为700m。然后就搭monorail去到Sungai Wang。大家就在这里走走逛逛,女生就开心咯,男生就超无聊。因为是停停走走,我的脚还可以撑。


8:30pm,大家决定去茨场街,但是没人知道怎么去,往哪个方向去,阿梅说应该是很靠近的,可以走去的。所以,浩和彬就去问了人,那人就指个方向,说那里转过去就到了。所以,一群人就跟着这个指示走了过去。

走了过去,又再问人,那人又说,那里转过去就到了。同样的情况,出现了四五次。指示也没错,方向也是对。但是,我们却是在9:30pm左右才走到茨场街。足足走了一个钟头,我看也有几公里的路吧。

我的右脚脚板已经酸得快没知觉了,而小腿也紧绷得快抽筋了。所以,我是超不爽的咯!

在茨场街,吃的食物也没什么特别,唯一特别的就是使用炭火烹煮的,但什么是炭火味?谁吃得出?无聊,无奈。。。。。

为了不让大家累死在KL的路旁,回去时,我们突然间变得聪明了,发现原来这个世界有一种服务,那就是—的士。

在这一刻,我真得非常感谢这个伟大的服务行业。


阿赖结婚之旅(part 4)

我们这一班人,就是有办法在任何时候都有突发状况,就连从芙蓉到KLCC这么简单的路程,也可以发生事情。

我们这辆车虽然是跑得最慢的,但是因为其他两辆车必须跟着我们,所以到了靠近SMART处,还是我们带头。因为我认为不需要去尝试市区是否有塞车,所以我们直接就使用SMART,毕竟只是RM2罢了。

哪知道,就因为我们转向使用SMART的道路时,刚好有一辆罗里挡住了阿良的视线,所以他没有跟着来,而阿材是跟着阿亮的车,所以也没有注意我们的去向,也没转进SMART。

但是,我们想应该没有问题的,毕竟只是去KLCC,大不了他们只是比较慢抵达,何况阿梅有GPS,不可能迷路的。所以,我们就在靠近马华总部的庙宇的门口处,等待国伟来带我们去Crown Regency,就是我们的住处。

而不安分的我们,在国伟还没来之前,就决定试着去找一找Crown Regency,因为我们知道就在附近,方向也大概知道。而在同一时间,阿梅也打电话过来,说他的GPS找得到Crown Regency,他们可以直接过去,所以我就告诉他们直接过去咯,不必来KLCC了。

哪知道,我们兜兜转转,就是找不到Crown Regency,只找得到Crown Plaza。最后还是需要国伟来拯救我们,原来我们只须继续再走,Crown Regency就在前方。

而有GPS的阿梅,始终还是没有到来,还是要国伟再驾车出去拯救他们。有GPS也是没用,可见GPS还不是很全面的。

而这间Crown Regency的停车场的入口处,可说是我目前看过最狭窄的,难怪那里需要两位工人负责看守。


其地点所在地,原来就在Beach Club旁边,Thai Bar斜对角,Aloha同排。根本就是KL夜生活的黄金地点。

Monday, November 10, 2008

阿赖结婚之旅(part 3)

原来蜈蚣山真的是在山上的,斜坡还真的蛮斜的,阿浩的Myvi还因为马力不够,上到一半就死火了,完全没法载我们一车人上山,结果车上的另外三人被逼下车,阿浩也需把车退后至山下,一鼓作气才能冲上山。


上了山,才知道原来蜈蚣山没有蜈蚣,只有一条很大的假蜈蚣在一座假山上,所以就叫蜈蚣山。

蜈蚣山除了有假蜈蚣,也有八仙神像,唐僧师徒神像,观音神像,最好看得不是这些神像,而是芙蓉的景色,可以高空俯视,一览无遗,感觉很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很热,真得很热,热得整身粘粘的。

下了蜈蚣山,就烦恼着医肚子的问题,来到芙蓉,若是吃路边摊,又不知哪里好吃,哪里出名;若是吃快餐,干嘛大老远跑来芙蓉吃?结果,给阿彬看到一间莆田(兴化)餐馆,不如吃吃看,毕竟兴化餐比较少见。

反正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兴化餐就兴化餐吧!

兴化最出名的就是米粉,所以兴化米粉是必点的,其他的菜肴感觉上没什么特别,除了一种叫做圣(加多一个口字旁)的海产。我们都没看过,口感其实和蚝没什么分别,但是样子有点不同。

所以,就点了一个套餐,七样菜,RM 128,其中当然包括了兴化米粉和圣。




这间店应该是从中国来的兴化人开的餐馆,因为他们用一种我们没有听过的方言沟通,可能是兴化话吧,就算是在骂我们,我们也听不懂。

又是吃吃喝喝,说说笑笑,车车大炮,3:30pm才往KL出发。

阿赖结婚之旅(part 2)

蜈蚣山,顾名思义,大家都觉得应该有很多的蜈蚣,很多种类的蜈蚣可以看看。所以,也蛮期待的。

我们都不懂去的路,而我也只有一张用笔画出来的简单路线图,似乎不难去。应该难不倒我们,因为我们出门时常迷路,或是走错路,但最后还是可以安全抵达目的地。哈哈哈,所以既然有了地图,何惧之有?

但是,我们还是延续了我们的传统,那就是—走错路!而且是已开始就错了。因为我的地图说进Seremban的tol,但是我们却进了Senawang的tol,哈哈。。。。。。

还好,我们知道路在嘴上,马上就问了tol的工作人员,怎样去芙蓉的Terminal 1,所以,还是有惊无险的来到芙蓉市区。

但是还是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没法把现有的路,连接到我手上的地图。所以,我们就运用自己的逻辑思考和感觉,设法在芙蓉市区找出相似的路。结果,事实证明我们都不熟芙蓉,还是需要运用最古老的方式—问路!

获得“喜来登餐馆”职员的帮助,我们终于看到符合手中路线图的坐标了,那就是民政大厦。那时,我们是开心的咯。就这样,我们去到了期盼的蜈蚣山。




阿赖结婚之旅(part 1)

7/11/2008
为了出席阿赖的婚礼,大伙都被逼请了至少一天的假期。所以,难得大伙可以在星期五的早上一同吃早餐。

8:30am,说好大家集合在北干的东兴肉骨茶档,结果只有阿材一家人准时,我们(浩,彬,芬,我)迟了10分钟,阿梅(亮,梅,虹,云,莲)迟了半小时。哈哈,一切都在计算之内。吃吃喝喝,说说笑笑,车车大炮,9:35am结账,吃了RM55。以为是阿彬的亲戚,可以算便宜一点,结果完全没有优待,哈哈哈。接着再来拖拖拉拉,打油打风,10:05am才正式从北干那那出发。

10:30am,从古来的tol上到南北大道,结果才走了不到25公里,阿梅就打电话来说要上厕所,很急了,一定要上厕所,就在55km处的休息站停车。真是的,我还真的不曾上了南北大道后,那么快就停车休息的。

其实,我们那么早就出发,不是要直接去KL,而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先去其它的地方玩玩,但是我们却是已在大道上奔驰时,还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地方好玩,到底要去哪里。结果,就在大道上,一直打电话讨论到底要去哪里,有的说去云顶,有的说去马六甲。但是,去云顶很浪费时间,而马六甲上一次以去过了。最后决定去近两年在北干那那一些aunty们之间,非常流行去的地方,那就是----芙蓉的蜈蚣山


Thursday, November 6, 2008

辛苦的一天

昨天是个辛苦的一天,
应该说是对我的脚来说是个辛苦的一天。

昨天是我不拿拐杖走路以来,
走得最多路的一天。

为了去区内几间华小处理
终身学习中心的事务,
一早就和伟业出发。
其实去这几间华小,一点都不难,
只有一间比较特别,
那就是Kukup的启蒙小学。

启蒙小学是很特别的,
我们必须走上一段蛮长的路,
才能抵达。

因为腿伤的关系,
我必须用上比常人多几倍的力气,
才能走完这段路,
还好路上有伟业让我当“人肉拐杖”,
分担了一些力量。
不然,还真得不知道要怎样走完这段漫长的路。

当我们去到学校时,
我已是满头大汗,
豆大的汗水,一滴滴的流下,
真得可以用汗如雨下来形容,
一点都不夸张。

看着伟业一点也不喘,
也没留几滴汗,
真得很气人。

还好当我们办完事后,要走出去时,
当地的马华同志,添福uncle路过,
马上义不容辞的把我和伟业一起用电单车载了出去,
让我省却了另一段的折磨,
真是感激不尽。

如果马华同志间
都能以这样发自内心的心态来互相帮助,
那么,马华就算不强大,
也离强大不远了!

Sunday, November 2, 2008

人,辛苦是有原因的!

有一天,神創造了一頭牛。
衪對牛說:「你要整天在田裡替農夫耕田,供應牛奶給人類飲用。你要工作直至日落,而你只能吃草。我給你50年的壽命。」
牛抗議:「我這麼辛苦,還只能吃草,我只要20年壽命,餘下的還給你。」
神答應了。

第二天,神創造了猴子。
神跟猴子說:「你要娛樂人類,令他們歡笑你要表演翻觔斗,而你只能吃香蕉。我給你20年的壽命。」
猴子抗議:「要引人發笑,表演雜技,還要翻觔斗,這麼辛苦,我活10年好了。」
神答應。

第三天,神創造了狗。
神對狗說:「你要站在門口吠。你吃主人吃剩的東西。我給你25年的壽命。」
狗抗議:「整天坐在門口吠,我要15年好了,餘下的還給你。」
神答應。

第四天,神創造了人。
神對人說:「你只需要睡覺,吃東西和玩耍,不用做任何事情,只需要盡情享受生命,我給你20年的壽命。」
人抗議:「這麼好的生活只有20年」
神沒說話。
人對神說「這樣吧。牛還了30年給你,猴子還了10年,狗也還了10年,這些都給我好了,那我就能活到70歲。」
神答應了。

這就是為甚麼我們的頭20年,只需吃飯、睡覺和玩耍。
之後的30年,我們像一條牛整天工作養家。
接著的10年,我們退休了,我們得像隻猴子表演雜耍來娛樂自己的孫兒。
最後的10年,整天留在家裡,像一條狗坐在門口旁邊看門

Saturday, November 1, 2008

固步自封的马来人

马来民族,
一个掌管着这个国土生杀大权的民族,
人数最多,权力最大,特权独家拥有,
为什么还是不能自强?
为什么还是害怕别的民族超越他们?
为什么还是坚持无谓的种族观念?

高教部长—咱门的卡立先生,
坚持不能废除马来人30%的股权特权,
甚至还嫌少,因为马来人的比例应该得到更多,
应该得到60%甚至是70%,
这样才真正的公道。

别人辛苦经营的生意,
为了上市,就必须双手奉上30%股权给毫无贡献,
却拥有特权的马来民族。
这才叫做公平?

那么为什么每一年的国家税收,
马来民族不贡献70%的税收呢?
我想了很久,还是不明白,
看来需要请教请教我们伟大的高教部长了。

雪兰莪州务大臣—咱门的卡立先生(又是卡立?)
破例把华人刘秀梅升任PKNS的代总经理,
很好的魄力,身为马华党员,
我也佩服他,欣赏他。
甚至马华的领导层也赞扬他的举动,
这是很少的事哦。
证明用人唯贤是应该支持的。

结果,巫统的基尔跳了出来,
回青团的某某某也跳了出来,
说华人当了这个PKNS的代总经理,
不会让马来社会受益,甚至会影响马来人的福利,
绝对不能让华人担任高职,
只有马来人才能担任这个职位。

想到这些人的嘴脸,
心中不自主地念出:
#¥%^&*@#$%^@#$%
(为了不污染这里,将之密码化)

本来还以为有个卡立先生可以佩服,可以欣赏,
哪知道不到两天,马上就说会尽快撤换华人。
又是个没立场的家伙。

想到这些马来人,
心中的愤怒自然是不少,
但也参杂着为这个民族感到悲哀的无奈,
自傲,自私,自卑,自以为是。

马来西亚,我爱我的国家,
但是很快就会被这些政客给搞垮了。

心中的无奈,你了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