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落在马来西亚的贝克汉姆 - 李锦强 Lee Kam Kian

Thursday, December 31, 2009

2009年最后一天

今天是2009年最后一天,所以我要说些话!

今年,好事坏事一大堆(其实每年都一样)
今年,去年的愿望没实现(累积下来的愿望还真不少)
今年,很多该做的事没完成(有哪一年不是这样)
今年,很多天灾人祸(有哪一年没有才奇怪呢)
今年,很多好人被冤枉(修桥补路无尸骸)
今年,很多坏人赚大钱(杀人放火金腰带)
今年,该活的人不少枉死了(只能送上天嫉英才)
今年,该死的人依然活得好好的(只能安慰自己是时辰未到)
今年,还是很多狗乱咬人(尤其是喜欢乱咬自己人)

明年,好事继续一大堆,坏事留给需要的人;
明年,愿望继续许下,希望愿望还是能实现;
明年,可以非常非常的忙碌,事情都能完成;
明年,天灾没法避免,愿人祸可以一直减少;
明年,好人可以突破历史,好人就该有好报;
明年,坏人可以如愿以偿,坏人通通下地狱;
明年,老天不再妒嫉英才,该活的人都长命;
明年,大二伯爷看准坏人,该死的就去报到;
明年,打狗鬼就算不来杀狗,狗咬狗到死吧!

Tuesday, December 29, 2009

李锦强2009年十大事件

1. “牛”转乾坤迎新岁
1月23日,区会三机构办了这个新春节目。已经是我们着手举办新春节目的第三 年了。从第一年的连续6天、第二年的2天(在做废人,没有参与),到今年只有一天。虽然天数是减少了,但是奖品的数量却增加了、到来参与的民众也增加了。今年我被委为“节目统筹”。

2. Pulau Tioman
3月14-16日,中心的刁曼岛之旅。刁曼岛,对于我们这些不会潜水的人,浮浅就是最大的享受了。第一次感受到珊瑚与七彩缤纷的小鱼是如此美丽的。美中不足的是行程中摔了一跤,让我的脚痛了几个礼拜。

3. 东海岸之行
4月9-13日,这是一次意外的旅程。受到马青总团技职教育局主任刘广明的邀约,一同到彭亨、登加楼和吉兰丹三个州属主讲有关政府部门推行的技职教育。本来佳助也是有同行的,可惜事与愿违。最后,反倒是智立随行了。我们去了彭亨的直凉、吉兰丹的哥打巴鲁、登加楼的甘马挽、龙运、瓜拉登加楼。非常棒的一次体验。不然,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有机会到这些地方。

4. 北干那那警局事件
4月20日,让北干那那再度上头版的一天。本来只是一件很平常的学生打架事件,却因为有心人的煽动,而导致警局被围堵,庆幸没有演变成种族暴动。而我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也参与了这起事件,从下午在警局协调到晚上围堵事件。

5. 与行动党笔战
4月尾5月头,与北干行动党大战3回合。我们在4月份办了一个活动,是有关专业荷官的工作,但却引来行动党的抨击,说我们出卖华人的权益,不把华人留在马来西亚。经济不景气,我们想尽办法来让事业的人士有就业的机会,还要让他们骂,他们真的当我们还是小孩子,可以任你们辱骂?开什么玩笑!所以,就这样在报纸上大打笔战,

6. 终身学习生活营
6月19-21日,举办《终身学习生活营之夏天,就是不一YOUNG》。好久没有搞生活营了,而且还让我当营长。整个生活营的筹备时间却只有5个礼拜,要找人做工委,也要找人参与生活营。还好在大家的努力下,一切都非常的顺利。虽然很多事情是在最后一秒的情况下才完成,但还是搞得有声有色。

7. 曼联之旅
7月18日,曼联朝圣之行。感谢两位YB,让我有机会看到我支持的球队在马来西亚的比赛。2001年,没有去看,所以看不到beckham;今年有去,却也看不到Ronaldo。但不要紧,只要曾经看过曼联的比赛,就够了。因为看一场比赛,要浪费太多时间了。当有钱又有闲的时候才再去看吧!

8. 柔佛广西青年团署理团长
11月1日,柔佛广西青年团就职。虽然广西会馆今年闹出了很大的风波,虽然不能说不管我的事,但却也不是我能插手的事情,所以,我也去了柔佛州广西会馆的就职典礼。我获选为署理团长。虽然是个分猪肉的位子,也聊胜于无。好歹我也可以说我是柔佛州的署理团长,哈哈。。。

9. 牛仔很忙得一年
今年很多牛仔降临人世,绝对是个牛仔很忙得一年。姿仪、阿赖、世爱、阿梅、屏琳先后都生了牛仔,还有依雯、玉香和小珠也怀孕了。我还有忘了谁吗?

10.改变的一年
今年是我开始改变的元年,身边多了个秀环,事业上也要在年尾有所突破了。突破的定义就是以后是吃香喝辣,或是清水白粥,完全要靠自己了!

Sunday, December 27, 2009

Avatar


下午刚看了《Avatar》,是部拍得很漂亮、很美的一部电影。当然,故事剧情过于老套,但是却可以通过高科技的特效掩盖了这个缺陷,让人不知不觉地就看了将近3个钟头。

这部电影让我有感觉不是那些唯美的特效,而是男主角通过了Avatar,让他能够享受到失去已久的走路和奔跑的能力。那种兴奋的感觉,不是每一个人能够深刻的了解,我就能。完全是感同身受。

所以,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只要能够换回奔走的能力,我也会放弃现有的文明,到森林里过着土著般的生活。当然,这种事情也只有在梦里才可以实现。

虽然我很讨厌车祸的事情一再的重提,因为我太想把这段痛苦的记忆抹去,但是我的脚却实实在在地、分分秒秒地提醒着我,这就是现实,我必须要接受。所以,这部电影提醒了我梦想的事情,就该留在做梦的时候才去完成。

人活在现实生活中,就要尽所能完成可以实现的事。每天做白日梦也只是徒增感叹。

Saturday, December 26, 2009

My First X'mas Gift



这是我29年来第一个圣诞礼物,在新加坡买的巧克力,而且还是在圣诞节当天特地送来我家的哦。我不常吃巧克力,也不知道这个巧克力的牌子,但是你的诚意我收到了。谢谢你啦!

Friday, December 25, 2009

我太爱国了


因为我太爱国了,所以我驾国产车 – 外国车抽税太高了;
因为我太爱国了,所以我读国中 – 独中文凭不承认;
因为我太爱国了,所以我读国立大学 – 私立大学太贵了;
因为我太爱国了,所以我学马来文 – 可以不学吗?;
因为我太爱国了,所以我在国内旅游 – 做护照很贵咧;
因为我太爱国了,所以我喝teh tarik – 嘛嘛档也没多少选择了;
因为我太爱国了,所以我不搭国外航空 – 其实连国内的也没适过;
因为我太爱国了,所以我只用马币 – 在大马当然只用马币啦;
因为我太爱国了,所以我坚持不移民 – 只是没本事移民;
因为我太爱国了,所以我坚持吃猪肉 – 因为满街都是猪!

我不是北干监视者

刚才接到个电话,说有人认定我就是那个北干监视者。不要认为我有写blog,就把这个blog算在我的头上。我在此郑重申明:我不是!

对于他们的方式,我保持中立。对于发布一些北干的消息,我绝对赞成。但是我现在都在忙着我自己的工作,这几天又在学Adobe Flash,看那些教学看到都要吐血了。哪里还有时间去监视你们搞了什么?

谢谢你们的抬举,我没有那种能力来做监视者。

Thursday, December 24, 2009

缘来是你

对的时候遇上错的人,是种心伤;
错的时候遇上对的人,是种无奈;
错的时候遇上错的人,是种悲哀;
对的时候遇上对的人,是种幸福。

对的时候,遇上错的人,蹉跎了彼此的岁月,肯定心伤;
错的时候,遇上对的人,彼此想爱却不能爱,绝对无奈;
错的时候,遇上错的人,根本就是一种灾难,岂不悲哀;
对的时候,遇上对的人,世间人都梦寐以求,完美幸福。

你在什么时候,遇上了什么样的人,你知道吗?

没人会知道,因为,
无奈的人,可能之后会变成幸福的人;
幸福的人,可能之后会变成心伤的人;
心伤的人,可能根本就是个悲哀的人。

只有时间能让我们知道,我们在什么时候,遇上了什么样的人。
不曾尝试,就永远不会知道结果;
不做努力,就永远只能等待结果。

或许,尝试过后,仍然得不到好的结果,
至少,
你曾经试图创造幸福的成果,
而不是等着悲哀的苦果。

-----------------------------------------------------------------------------------------------
上面那篇文章是我去年写的,现在看了真的不相信这是我写的(除了开头的四句)。原来写一些不着边际的文章,还真的需要适当的情绪。我也记不清当时是怎样的心情下,写下这篇文章。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不是什么好心情。

这篇文章,送给我正在为爱情烦恼的朋友们。不必思考太多无谓的如果,因为世上根本就没有如果。如果世上真的有如果,那如果就不会再是如果了。

配不配、适不适合、接不接受,谁知道?即使现在匹配、适合、可接受了你,这个结果就是永久的吗?

既然谁也没法保证,为何不去尝试呢?

Wednesday, December 23, 2009

下雪的圣诞

我们住在Pavilion附近的酒店,所以能够感受一下下雪的情景,当然人造雪的真实感极度有限,但是聊胜于无。看看白雪纷飞、体验期待看雪的心情、感受周围同道中人的热情。也不错。。。


要不是靠近圣诞节了,不然带着这种帽子还真的很pai seh咧。。。



最近一直横向发展,但是这张照片让我如释重负。原来我还蛮小只的,哈哈~~

女生合照,独欠婉仪

男生合照,1 Malaysia !

Tuesday, December 22, 2009

我走上了黑风洞!


黑风洞,马来西亚出名的旅游胜地。但是,我却在我出世后的第10726天才有机会到这个地方游玩。

本来说去吃早餐,结果跟着跟着却发现原来佳助是往黑风洞的方向去。想到要到黑风洞顶部需要走上200多个梯阶,我就先冒汗了。我担心我的脚不tahan,毕竟上楼梯不同于走路,使的力气要大得多。我不只要怕我的左脚没力,也要担心我的右脚必须支撑更多的重量而用力过渡抽筋。

但是,去到了黑风洞,看到每个人都要上去,自己留在下面又很无聊,而我也很想上去看看到底黑风洞是怎样的。所以,才会硬着头皮慢慢地走上去。

还好有逸苑、铭辉、明风、健财、智立,大家一起慢慢地走走停停,很快的就上到去了。但是,上到去看到了黑风洞,我马上就后悔了。原来黑风洞也就不过如此,真得很失望。

算了,至少我在伤了脚后,还能自己走上那么高的黑风洞就够了。





Tuesday, December 15, 2009

YB乃顺的口艺一流

video

YB乃顺不只做事认真,也还多才多艺。想不到也会吹口琴,而且还吹得真不赖哦。

平时做事认真,难的有机会吹口琴开心开心也可以舒缓紧张的心情。

YB加油!!!

失去机机的男人

可怜的佳助,弄来了一个大机机,没两天,还真的不足两天,他的机机就没了。

我只是看过他的大机机,却还没玩到他的机机,想不到他的机机这么短命。哎,佳助,你注定只能拥有小机机啦。别再想搞个大机机了,认命吧。

暂时就做个没有机机的男人吧!

Monday, December 14, 2009

很棒的口琴演奏会

今天我们学习中心破天荒举办了一场绝对特别的活动,那就是邀请到新加坡大师级的口琴大师-游宏钊老师,为我们办一场演奏会。

为什么说是破天荒呢?其实也不是很了不起的大事,只是单纯的这种活动太过冷门了,冷门到我们也不知会不会有人来欣赏。虽然也正如我们预料,出席这场活动的人确实不多,大概也只有三十多人。但是,这场活动却意外的让我们看到另一批不曾出现我们活动的村民。这也证明了,热门的活动不一定可以吸引全部的人,冷门的活动也有个中的爱好者。所以,偶尔办一些比较冷门的活动,虽然没法看到踊跃的人潮,但是却也能为这另一批的村民带来欢乐。

正如我所说,这项活动却是有点冷门。但是,还是有一些区会的马华同志,秉着支持同志、支持马华的活动,特地从龟咯、笨珍赶来支持。他们是振宗(副部长特助)、世文县议员、可伦县议员、健文村长和区团秘书陈成。而且他们是从开场听到完场,并没有因为YB乃顺州议员开幕后就离开。确实是个好典范。

现在马华办节目却是很不容易,我们真的深刻的体会到这两三年来的转变。民众在308后已经不再看马华了,双十特大后的演变更是让民众唾弃马华。如果马华的节目,连马华的领袖和党员都没有出席支持,那还谈什么要求民众的支持?更别说什么团结了。

有机会上位的人、或是已经有位子的人很自然就会把一些人当作假想敌,与其用一些杯葛的行为、毁谤的行为、或是污蔑的行为来打击自己的同志,倒不如以办一些惠民的活动来提升自己的地位,这样不是更好吗?一来可以帮助马华建立好名声,二来可以提升自己的地位与知名度。一举两得,多好!

今晚的活动还有另一个高潮,那就是YB乃顺州议员表演口琴演奏。 YB的功力当然没有老师那么厉害,但是也不赖的哦。(迟些把一段影片放出来让大家欣赏)

Saturday, December 12, 2009

重选写照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事事待明日,万事成蹉跎。



两周又两周,两周何其多;



事事待两周,万事已o ho!

Thursday, December 10, 2009

生活中的西游记


今天看了星洲日报副刊里的一篇文章,题目忘了,文章里说的是有关西游记里的孙悟空。这篇文章让我联想到现实生活中的案例。


这篇文章是说为什么在西天取经的路上,孙悟空为唐僧立下了那么多的功劳,却总是不得唐僧的欢心;反倒是好吃懒做、惹事生非、毫无建树的猪八戒总是得到唐僧的维护与谅解。

其实,这就是人性。因为孙悟空的能力太好了,什么事情交给他都可以处理,法术高、本事强。所以,完成唐僧给他的任务是理所当然的。不然的话,为何叫你孙悟空去做。

至于猪八戒则是世人皆知他的性格、他的本事,所以做不好、没去做、或是乱乱做,都是符合它的能力与性格。就因为这样,唐僧给他的体谅自然也比孙悟空高出很多很多。

所以,在委派任务的时候,唐僧还会自动地为猪八戒删去艰难的任务,改让孙悟空去做。但是,在分享食物或成果的时候,却又要讲求公平,每个人都一样,而不是谁做得多、拿得多。

但是,有一点必须为猪八戒平反的,就是以猪八戒那么懒惰的性格,它却可以半夜起身为唐僧倒夜壶。而这一点就确确实实地正中了人性的死穴。因为大家都认为他懒惰,但他却愿意牺牲自己的睡眠时间来帮唐僧倒夜壶。所以,这个举动得到的效应远远高过孙悟空每天帮他赶走要吃他的妖魔鬼怪、或是每天东奔西走地为大家化缘。

把这个耳熟能详的故事套回你我熟悉的现实生活中,是否你也发现了很多的共同之处呢?不要埋怨为什么你做了那么多,得到好处的却是别人。因为你很会做,如果不让你做,你还能做什么?

为什么别人什么都不做、一做就做错,还是可以得到很多的好处?因为他肯半夜起来倒夜壶啊,你肯吗?

如果你两样都不行,那就学学沙僧,做个与世无争的路人甲。打妖魔,交给大师兄;拍马屁,交给二师兄。你只要负责牵白马就可以了。

你是谁?

孙悟空?猪八戒?还是沙僧?

其实无所谓,因为没有人会认为自己是猪八戒的!

Monday, December 7, 2009

廖派看来要被耍了!

以下是malaysiakini最新的文章,看来廖派要被耍了。。。

蔡细历:仅十三中委呈辞马华中委会不重选机会高

马华党争再出现峰回路转的情节!正当一般以为中委会重选在即时,署理总会长蔡细历却指出,由于涉及太多的技术及法律问题,以及仅有13名中委愿意呈辞,中委会举行重选的希望可能泡汤。

蔡细历是在今日主持以他为首的特别委员会会议之后,如是宣布。他说,基于涉及太多的技术及法律问题,中委会最终可能不举行重选的机会是蛮高的。

“(不重选的)机会是很高的”蔡细历也揭露,至今仅有13名中委愿意呈辞,包括他本身在内。

不过他却拒绝披露其他准备呈辞的中委身份。根据党章,只有在三分二中委呈辞之下,才可能举行重选,这意味着只有在20名中委同意呈辞之下,马华才可能举行重选。

早前廖派信誓旦旦声称,13名支持他们的中委已签署未志明日期的辞职信,一旦达致重选日期之后就集体辞职。

因此蔡细历认为,目前最理想的方案是马华即使有重选,但却没有竞选。

这个方案仿佛是重演2002年马华在时任首相马哈迪主导的平息双林AB队党争的和平方案之下的“有提名,没竞选”方案。

Sunday, December 6, 2009

马青党员部落客

昨天阿浩告诉我说,我的名字上报纸,是说有关马华部落客的新闻,但是我怎么也像不起有这篇文章,照理说我每天都有看报纸,马华的新闻更是没有少看,尤其是星洲日报,我家订阅的就是这份报纸,不可能没看见的。

于是刚才心血来潮,就在google打了“李锦强”三个字,想不到真地看到有一篇是有关星洲日报的报道有我的名字。按了进去看了看,原来是11月11日的新闻。

想不到我也变成了新生代领袖和活跃的马青党员部落客,哈哈。。。

Friday, December 4, 2009

电脑中心回来了!

在7月15日那天,我出了一篇部落《中心的电脑呢?》,说到本来属于学习中心的20台电脑,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被县议会给骑劫了。后来发现整件事情的原由,更是火冒三丈。但也无可奈何。

幸好在YB乃顺的努力之下,这批电脑又被要了回来。虽然不是交给学习中心掌管,而是在JPMM的名义下争取回到北干那那,放在议会里供村名使用。但是,只要电脑有回到北干那那,而不是石沉大海就是大幸了。

为了让这批电脑能够得到有效地运用,YB乃顺将电脑中心的日常管理任务交给了北干的青年组织,也就是Datuk日升一直在推广的乡村宏愿青年之友计划中成立的“北干那那宏愿青年之友”。

虽说是日常管理,却也不简单。因为那里开幕了几个月,但是却没人管理,导致就这样废置了4个多月。而且电脑里面的系统也被人修改过,下载了盗版的软件。所以,智立和治庆他们不但要整理干净,还要重新微电脑安装各种软件,还真的是满麻烦。但是,最麻烦的就是要安排人手在不同时段掌管电脑中心,因为是义务、没工钱(电脑中心也没有钱给,因为使用电脑都是免费的)。

这种工作就像是烫手芋头,没人要接手的。所以,他们的精神是值得赞扬的!毕竟这个年头,爱出风头的、爱捞钱的、厉害找理由的、厉害陷害人的,这些人很容易找得到;但是要找肯做事的,就越来越少了咯。。。

Wednesday, December 2, 2009

马华代表大会展延

根据辣手杂志的消息,马华中委会议在下午2时30分结束,而根据了解,中委会通过议决,展延5日的代表大会,並与重选同步进行。

Tuesday, December 1, 2009

老翁又患了健忘症

马华总会长翁诗杰再表明,要捍卫马华主权,并阻止外力入侵马华,然而,他却被抨曾主动致函社团注册局,也是首位祭出首相的马华领袖。

消息告知《辣手杂志》,翁诗杰似乎忘记,他曾经主动「放弃」马华的自主权,包括不尊重中委会,一意孤行找寻社团注册局,诠释马华署理总会长一职。

「蔡细历在失去署理总会长职后,他自行向社团注册局要求厘清身份,那是无可厚非之事,毕竟,他是当事人之一,况且,也是在马华1015中委会前便做出,然而,翁诗杰的做法,却显然不顾马华中委会,进而自己典当马华的主权。」

消息指称,在1015中委会议上,中委会都一致通过,委任廖中莱填补署理总会长职,翁诗杰曾表明要找寻社团注册局,了解此举是否合法。

不过,时任法律局主任的梁邓忠出示马华党章及社团注册法令,证明马华中委会能依章行事,并表明若自行向注册局查问,此先例一开,恐怕其他政党与团体都会受到影响。

消息透露,翁诗杰较后却不理会中委会的劝告,决意于10月19日,主动致函社团注册局,要求插手厘清马华署理一职,此举,不就等于典当马华的主权?

「至于所谓的外力,不应找首相插手马华党务事,翁诗杰及其阵营,不要忘记何人在未经中委会讨论前,便先行对外宣布,马华大团结方案获得首相祝福?」

消息称,翁诗杰当时提出大团结方案,就先表明这获首相纳吉的祝福,若他口口声声不要外力介入,那找寻首相祝福,难道就是「内力」?


文章源自:辣手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