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落在马来西亚的贝克汉姆 - 李锦强 Lee Kam Kian

Friday, July 31, 2009

第八场补选来了

继刚落幕的吉兰丹马力勿莱州议席补选之后,我国即将迎来自308大选之后的第八场补选。回教党槟州峇东巴西(Permatang Pasir)州议员莫哈末韩丹(Hamdan Abdul Rahman)已在今早因病逝世。

韩丹今晨6点半左右,面临呼吸困难的问题,因此被紧急送入吉隆坡国家心脏中心(IJN);唯仍不治而与世长辞,享年60岁。

其遗体将会在今午送抵其位于峇东巴西服务中心隔壁的住家。

峇东巴西也是隶属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坐镇的峇东埔国席的州议席,这亦意味着继去年峇东埔补选为安华铺路重返国会,以及今年前槟州第一首长法鲁斯辞去本南地州议席举行补选以来,第三度举行补选。

峇东巴西也是回教党在槟州赢得的唯一州议席。莫哈末韩丹已经是第三度蝉联,他是自1999年烈火莫熄运动掀起时率先中选,并在2004年在野党面临惨败时仍然保持蝉联,与现任行动党行政议员彭文宝,成为当时槟州议会里头仅有的两名州议员。

在上届308全国大选中,莫哈末韩丹以5433张多数票狂胜巫统候选人,再度蝉联峇东巴西州议席。


文章自malaysiakini

Thursday, July 30, 2009

麦兜看医生

会叫的猫掌

今天发现一个蛮特别的部落格附件,就是左边的猫掌,去按一按,会发出猫叫声。

Wednesday, July 29, 2009

赵明福事件观

赵明福算起来是我的学长,年长我一岁,在大学里或许曾经见过面。可能我当时什么都不参与、什么都不理,所以对身边的人都没什么印象。

当看到他的新闻的时候,多少有点错愕,却也没多大的震撼。但是,想不到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的新闻成了每天的头条,就连部落客们都是在写这个新闻。很多部落客争先恐后似的为他哀悼、为他惋惜、为他愤愤不平、为他的家人伤心、为他的未婚妻难过等等。

本来我不想写的,但是今天当我看到一篇文章的题目时,突然有感而发。那篇文章的题目是:给我真相(大概是吧,没记清楚)。然后整篇文章就是在骂反贪污局、骂那些发言的部长、骂政府、骂纳吉、骂国阵。

我看了后,很想问一问这位部落客:你是要真相,还是要你心中的真相。很明显的,他心中的秤已经倾向了一方,既然心中已经设定想要的真相了,就算有关当局公布调查结果,也是枉然的。

如果说,调查结果是明福自杀,你就会说政治势力介入警方的调查,把事实真相掩盖;若说明福是被有关当局失手XXX,你又可以说成明明是简单的案件,却浪费那么多时间去调查,一定是为了掩盖真相、毁灭证据。

当然,我明白大家心中的怒火,不只是单纯的坠楼事件,而是对一些体系运作的不满。其实,这件事情到了今天,如果做个调查,访问100的人是否认为明福是自杀的,绝对是100%的受访者都不认为明福是自杀的,我也是其中一个。

但问题是,当大家在谴责有关当局的时候,却有人不断的对人不对事,乱骂一通,连不关事的政党也一起骂。这样对吗?

还有,一些人不断的放大明福的未婚妻来做新闻,我也很有意见。他还这么年轻,人生还有很多的路要走。这些过渡的曝光,对他的日后生活绝对会有很大的影响。

过多的同情与惋惜,也是一种压力啊。我感同身受,车祸后的我就有很深的体验。这种压力真的不容易承受,没经历的人绝对无法了解。

不要再为了宣泄你们那些自己可能也不了解的愤怒与不满,或是为了逞一时的英雄,对明福还活在世上的亲人,一再地在他们的伤口撒盐了。

Friday, July 24, 2009

塑料吸管的功用


昨天和一位前辈喝茶的时候,他突然跟我们分享了一个我们不知道的知识,那就是我们每天都会接触到的“塑料吸管”。

他跟我们分享塑料吸管有3大功用:

1:饮用用途 - 这个用途无需详加解释,就是用来吸饮饮料。

2:追龙用途–追龙,就是吸毒。瘾君子用吸管来服用毒品。尤其指用锡纸加热来吸食海洛英粉的行为,是一个专门动词。香港的反吸毒运动,有标语:“生龙活虎莫追龙”,可见追龙一词,应用相当普遍。

3:香脆用途 – 你没看错,就是香脆用途。很多买炸食的摊位(尤其是炸香蕉)为了让炸出来的食物能够长时间保持香脆,就会在热油里加入剪成小片的塑料吸管,而这些塑料吸管在融入热油后,就能让炸出来的食物长时间保持香脆。

听了他的分享后,顿时傻眼。开始时是有点难以置信,后来前辈加了一句:不信的话,你去看看那些买炸香蕉的摊位,为什么他们没有卖饮料,桌上却总是有一包塑料吸管?这个事情,很多人都知道的。

不管真实与否,我都已经对炸香蕉这种食物退避三舍了。

创意保险广告


video



这是泰国的保险广告,蛮好笑的。

Tuesday, July 21, 2009

马哈迪祭种族牌与纳吉打对台

为了反对首相纳吉推行的经济开放措施,致力于维护新经济政策的前首相马哈迪不惜祭出种族牌,声称华人才是马来西亚的主人,一直瓜分土著权益。

他宣称,马来人除了在经济上,还未达到30%的股权目标外,就连本来称为马来联邦(Persekutuan Tanah Melayu)的国家名字,也因为与新加坡和东马两州的合并,而必须换成马来西亚。

“我们放弃了‘马来土地(Tanah Melayu)的名字,丧失了马来人的身分特征。’指华人才是马来西亚的主人。

马哈迪接着长篇大论地阐述马来人仍面对的经济困境,极力维护新经济政策。他是在部落格的最新贴文中,借“种族输赢论”,冲着首相纳吉最近宣布的一系列开放经济政策,大打对台。

“马来人尝试说服自己,他们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不过他们自己也知道,其实他们并不是主人,非马来人才是这片国土的真正主人。”

“由于马来人愿意与其它种族分享他们的国家,所以那些更成功,来自更古老,即4000年文明的种族,还要从马来人手中夺去原本就不多的资源。”

巫裔股权20%,华裔却50%尽管马哈迪并未明言,惟他所指“拥有4000年文明的种族”,明显是华裔。他较后也点明,这个种族占了我国26%的人口。

“新经济政策的目标,本来是要打造30%的土著股权(虽然他们占了60%的人口比例),40%其它种族,以及30%外资。”

“不过,新经济政策推行39年后,马来人的股权仍停留在20%,而其他种族的人口比例虽然只是26%,但却占了近50%的市场股权。”他进而声称,马来人与非马来人在城市的财产差距更加悬殊,前者只占了15%,其他的财产都控制在非马来人的手中。

马哈迪表示,非马来人都住在豪华房子,而绝大部分的马来人却只能住在木屋区。形容新经济政策“毫不粗暴”他续为新经济政策辩护说,该政策一直以来都未成功,因为这是一项艰难的任务。“毕竟新经济政策推行以来,只能小心翼翼、毫不粗暴,也没有抢夺,而且每当遭受非马来人反对时,还被迫要多番修改。”

他也预言,在他发表这篇文章后,肯定将会被“非马来人的种族主义者”,标签他为一名“种族主义者”。马哈迪在文末辩称,若要维持我国的和平与进步,就必须以“不平衡,但公平”的方式,重新分配财富。

“不要有任何一族过分贫穷,而其他种族的生活却富贵豪华。”

马哈迪是在昨日傍晚近6点发布这篇文章,马上掀起民间的反弹。已经退出民政党的前槟州行政议员杜乾焕发表声明,以3大要点驳斥马哈迪的种族论述,即:

(一)全世界包括美国、日本及大马,财富都是集中在各国的某一群人手中,而非根据种族比例。马哈迪选择要把财富从某一种族,转移到另一种族手中,而不是从高收入群转移到低收入群的想法,大大有误。

(二)作为掌政22年的前首相,马哈迪诉诸种族主义的论述,将会进一步分化族群间的关系。

(三)马哈迪对各族的财富分配以偏概全,认为所有华人都富有,而所有马来人都贫穷。其实,我国的财富都不分种族,集中在某一部分人的手中。

另外,马青联邦直辖区州团长周连琼也发文告表示,马哈迪的种族论述不恰当,而且是过分的。 “我们的祖先在马来西亚,流血流泪甚至牺牲生命为马来西亚做出贡献,华社的成就是努力的成果,华裔并非是不劳而获的一群”。

周连琼指出,华人一向以来效忠国家,与全民一起为马来西亚付出,不应被冠上‘瓜分他族权益’的指责。 他也说,马哈迪的言论将会挑起种族敏感情绪,马哈迪不应再说出这些不负责任的言论。


原文自malaysiakini

Monday, July 20, 2009

曼联之旅

video

2001年,曼联来马来西亚,我没能力去看。错失了看Beckham的机会,现在就算是看到Beckham,感觉也已经不对了,因为他不再是曼联的球员了。

2009年,曼联再访马里西亚,感谢两位贵人,让我有机会到Bukit Jalil看曼联踢球。不过,可惜的是Ronaldo去了皇马。跟Beckham一样,以后就算有机会看到Ronaldo,也感觉不对了。

阿发告诉我,一定要早点到,这样才不会塞车。所以,我就把预计出发的时间提早了两个小时,早上11点就出发去KL了。还好,一路无风无浪,没塞车、位置好的停车位、漂亮的场内位子。一切都是那么顺利。

在场外见了阿发后,我和秀环3:15pm就进场了。进场的时候发现原来不能带水瓶,秀环马上就提议她先进场,然后我在场外把包包通过篱笆传给她。还好他的脑袋转得快,不然进场后又要浪费钱买水喝了。

场内的曼联迷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似的,是也喊、不是也喊,只要有机会就喊。看到巴士就喊、看到有人从通道出来也喊、看到工作人员检查草场也喊、看到有人穿马来西亚国家队球衣也喝倒彩、就连看到狗也喊。

我进球场看球的经验不多,上一次要追溯到1997年在新山举行的马来西亚世青杯小组赛。那时候的英格兰队就在这里比赛,而当时还在曼联踢球的就有Wes Brown和刚加入曼联的Owen。

新山拉庆体育馆只能容纳2万多人,但是Bukit Jalil得却能容纳10万人,而那天的人数就将近8万5千人。所以,场内叫喊声、欢呼声、还有墨西哥人浪都是之前经验所无法比拟的,确实很壮观。

不过,以后我应该不会再去了。虽然我是曼联迷,但是看一场球要浪费那么多时间,我和秀环都觉得很不值得。

美好的经验,一次就够了。这样才能不断的怀念重温。

Friday, July 17, 2009

秘密

昨晚难得在家,就花了些时间看了本书—《The Secret》(秘密)。这本由Rhonda Byrne编辑的书听说蛮红的。既然那么红,或许真的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看看也无妨,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看了几页后,有了和佳助的同感,那就是这本书真的是烂书中的极品。如果这句话让你觉得不爽,因为你是《秘密》的推崇者,那么就别再看下去了,就当作我在无聊中寻找骂人的乐趣吧。

这本书从头到尾,只是不断的重复一个重点,完全没有第二重点,真的很不简单。可以只用一个论点,就啰里吧嗦的长篇大论,不断的重复、不断的印证、不断的分享,还可以使得那么多人为之推崇、为之疯狂,确实是秘密中的秘密。

那么它的理论是什么呢?那就是吸引力法则。一个以同性相吸为理论根基的论点。

那么什么是吸引力法则?那就是只要你的脑力不断的重复想着你梦寐以求的事物,你的思想就会带着某种频率,发送到宇宙里,然后吸引所有相同频率的同类事物。所有发出的思想频率,都会回到源头,那就是你。

看得懂吗?说得更简单浅白一点,那就是只要你一直想着要一样事物,你就会得到那样事物。不管是好的坏的,只要你敢想,老天就敢给。

你没看错,真的就是这个神奇的理论。不要笑哦,这本书有一大堆人的真实印证哦(书是这样讲啦!)

我精减书中的一个案例分享:只要你开车驶入停车场找停车位的时候,只要你脑力不断思考着“一定有空的停车位”。95%你马上有位子,另外5%在2分钟内也可以找到位子。

当我看到这段的时候,我脑中出现的华人的一句话: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为什么呢?如果那种念力式思考模式真的有用的话,那么杀人放火的人应该很快的被人五马分尸、天打雷劈,因为受害者亲属的思想频率肯定是超高的;而那些做好事的人,理应多富多寿。但为什么还会出现这句话呢?

这种神奇的理论、接近天真烂漫的理论,还能大卖,真的是无奇不有。

不过,书里有一句我是蛮认同的:人生就像是在夜里开车,四周即使是漆黑一片,而车灯也只能照亮前方200米的距离,我们依然能够安全的抵达目的地。人生亦然如此,只要看得到前方200米也是开展的,那么你的人生就会一直开展下去,直到你要的方向。

不正是这样吗?谁也看不到自己以后会是怎样,但只要看得到现在的路、相信这条是正确的道路,那就勇敢走下去,一定会有结果的。

问题是,你看得到现在的路吗?

Wednesday, July 15, 2009

中心的电脑呢?

今早一起身,感觉很不错,心情也蛮不错的。因为下雨天,凉凉的,没有睡得一身汗,当然爽啦。

哪知道一翻开报纸,整个mood都没了。因为看到一篇让我极之火冒三丈的新闻。那就是昨天房屋及地方部副部长来到北干那那的新闻,我不熟悉这位副部长、对他更没有任何不好的意见。我只是对他出席的那个活动,十分的有意见。

那则新闻是说他出席县议会在北干那那设立的新电脑室启用仪式,北干那那有这些设施,理应我该开心、该欣慰又有个好去处,让北干的村民有个提升自我的场所。

既然如此,为何我还要生气呢?因为那20台新电脑、20张电脑桌和冷气设备,本来是学习中心的,现在跑到别的地方,可以不气吗?2年多前,当时的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黄家定还担任房屋及地方部部长时,答应学习中心将会安排这些电脑配备,让学习中心能够开办电脑班,让更多的人受惠,尤其是成年人可以接触新科技、新知识。

两年来,部门的官员来了3次,学习中心里里外外都被拍得清清楚楚了。我们还特地为了这些电脑留了一间大课室,为的就是这些电脑。哪知道左等右等后,这些电脑竟然跑到了县议会。之前,县议会还通过村长要我们呈上10的人的资料,说这10个人将会安排上电脑课程,以便负责这些电脑的所有事项。

资料呈了,上课程的消息却石沉大海,似乎不曾发生过似的。现在,电脑终于出现在北干那那,但却跑到县议会里头了。这算什么?

我们拿不到电脑不要紧,因为这些电脑也不属于我们,我们只是代为管理。我愧疚的是那些不断追问想要上电脑课程的民众们,我们已经没法安排他们在学习中心上电脑课了。

又被骑劫了。。。

Monday, July 13, 2009

恭喜,国伟和阿赖!

恭喜我的好友,国伟和阿赖!

怀胎十月,体重爆增十多公斤,体形规则性地向外发展。昨天终于可以得到了释放,把他们的结晶品带来这个世界。

2009年7月12日,5:51pm,地球出现一个重达2.925kg的新人体,是个暂时不具名的人体,未来动向也不得而知。唯一的资料就是他的母亲是个可怕人物,生人勿近。

哈哈。。。

Sunday, July 12, 2009

老天的另类帮助!

昨晚学习中心办了场讲座,是一场符合现今热门课题而举办的讲座-环保酵素制作讲座会。

其实,这场讲座理因在去年就举办了,但是我联络了几次讲师都没消息后,就搁置在一旁了,我也忘了这件事。上个月我和佳助在静心茶坊,再次被问起后,才马上安排这场讲座。

根据我们的经验,本地人对于讲座的需求似乎已经不再那么迫切了。虽然如此,我们还是坚持举办讲座,但是为了场面好看,我们还是决定帮这场讲座安排在学习中心举行。没办法啦,虽然我们不怕面对失败,但还是要脸的啦。。。

昨晚是我们办这么多场讲座以来,第一次面对下雨的问题。本来都已经担心出席人数的问题了,竟然还在傍晚时刻下起了倾盆大雨,老天好像存心要玩我们似的。本来安排在学习中心外面的讲座,被迫迁移到楼上的图书馆,所以大家又快快地把楼上有限的空间腾出来。

还有个更让我想不到的,就是下着大雨,竟然还是一直有听众的到来,一辆接着一辆的车驶进学习中心的停车场,搞到最后早到的车都被阻挡了。而楼上的听众更是挤满了整个图书馆,楼下的椅子都搬了还几次上去才足够。

后来,我突然有种想法,原来老天不是要玩我们,而是要帮我们。因为它知道我们的椅子有限,也没法再增加了。所以,就下场大雨减少出席的听众,不至于要我们让到场的听众站着听完两个小时半的讲座。

所以,要感谢老天爷,原来你依然与我们同在。

Saturday, July 4, 2009

选择朋友的重要性

前几天,我和佳助在北干那那其中一间有名的干捞面档吃早餐的时候,有位Uncle帮我们还了钱,请我们吃早餐。

他就跟我们说:我女儿最近参加了宏愿青年之友,跟你们一起搞了很多活动,我很高兴。北干最近很热闹,北干就是要有人出来一起搞活动,不然那些年轻人整天上网打game、成群结队也不知要干什么。交到对的朋友是很重要的,我很赞成他跟你们在一起。

有人请吃,又称赞我们,当然爽啦。不过,最让我开心的是这位父亲开明的态度,支持女儿参与青年组织的活动。因为大多数的家长都会担心孩子的学业会因为参与活动而有所影响,以至都不抱持支持的态度。

其实,这位父亲说到一句很正确的话。那就是:交到对的朋友是很重要的。我不敢说跟我们一起搞活动可以让他的学业有所进步,但是却敢肯定的是通过这些一同策划的活动,他们绝对可以学习到学校教导不到的知识与能力。

学生对于好的朋友的定义有时是非常的好笑的:
- 有的以为学业成绩好的同学就是可以交的好朋友、
- 有的以为一起喝茶车大炮的就是可以交的好朋友、
- 有的以为帮他一起泡女生的就是可以交的好朋友、
- 有的以为已经认识了很久的就是可以交的好朋友、
- 有的以为会评论他人错误的就是可以交的好朋友、

- 。。。。。。

选择结交好朋友是每个人自己的权利,每个人都知道这个权力,但也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这个权力,让人们陷入一种意识的危机。那就是,当别人对你选定的好朋友提出一些不好的评论时,你就会下意识地为他辩护,即使你也知道他的不对,但是为了凸现你的“权力”,你还是会选择回避他的错误,而无限放大他的强项。

所以,结交到能够提升到自我能力而不影响你偏向歪道的朋友(这样应该有资格称之为好朋友吧?)固然重要,但是有能力认清或是有冷静分析他人善意评论的能力,也是极度重要的。

你现在所谓的好朋友,真的是可以信赖的好朋友吗?
想想吧。。。

Friday, July 3, 2009

不再热情的火焰

每一位参与政治工作的人,都会抱有自己的理念,有的是为了帮助族群争取应有的权益、有的是为了帮助投诉无门的困苦百姓、有的只是一心想帮助弱势的一群;当然,也有想靠政治赚大钱、有的想靠政治捞名声、有的想靠政治大吃民脂民膏;同时,不能否定也有毫无目的与目标的参与者。

我从不宣扬我是个伟大的人,所以我绝对不是个为了帮助人民而参与政治工作的人;我想坏,但是却不知如何可以使坏,更不知道有什么政治门路可以赚大钱、骗取民脂民膏;我不是个白痴,不至于毫无目的的参与政治工作。

那我是什么?应该算是个傻瓜吧。我们一大班人,都是名副其实的傻瓜。牺牲工作时间、牺牲休息时间、牺牲玩乐时间、牺牲赚钱时间,3年来做的活动,可能比一些前辈们参与马华这么多年来做的活动还要多。虽然我们傻得开心,但又能傻多久呢?

热情的火焰,不可能可以永远的燃烧,更何况我的火焰向来都不是最强的。冰与火是不可能并存的,冰河时期是否已经近了?

做实际的事和做有意义的事,哪一样的比重比较高呢?该思考了。。。